池中鲤鱼

浊酒一点惊池鲤,清茶翠色影沉渊。

占tag致歉。

大型校园狗血爱情小说《伪娘》,封面已制作完成。

至于校改…别问我校改。


特别鸣谢

画手:
@十二香龙虾饭 

封面:
@陈阿骨 

文字:
艾特我几己…


原来十年过去,我念你至深,最后连你的脚步声都未曾忘记。

《伪娘》作为我嫡长子,地位是不可撼动的!
链接…链接什么时候放呢…

这是个问题。


请问各位金主爸爸,满意否?

喝奶不耽误抽烟!【25】

【25】250kg
(我对那个地方丝毫不了解,我只能看图描绘了)

“陈伟霆 标记”热搜第一

配图是一张照片,陈伟霆穿着纯白卫衣浅色牛仔裤,在北京街头买果脯,大伦和冉丹都跟着他。

陈伟霆带着蓝色小帽子,脸色有些憔悴,低头拿果脯时,后颈露出创口贴的角来。

几大公众号和娱乐号立刻带起节奏,《伪娘》一语成谶,国民总攻假A真O,被陌生男子标记。

陈伟霆:…………

热评第一:我操我以为他把谁给标记了,结果进来看是他被标记了?!?!

第二:感谢各位关心,少关注性别,ABO与人品和作品无关,请大家相信他,支持他。

当日下午阿诺工作室回应:老大举铁时砸到后颈而已啊…😂不会影响节目录制的,只是休息两天。

热评第一:哈哈哈哈,请问,如何标记王权Alpha?回答,杠铃标记法。

陈伟霆的东西还放在酒店,作为伤患人员,节目组特批助理来接。

陈伟霆一上车差点把人呛死,大伦回头:“你把自己泡香水里了?”

“…药味太难闻了。”

“脖子怎么样,我看看。”

无语,自家小Omega太能折腾了,腺体那么敏感的地方怎么还能受伤,杠铃举不动就松手啊…

陈伟霆躲开冉丹的手:“窝好不容贴上的,里别看了……”

“我总得看看破多大吧?留疤多难看,腺体是omega第二张脸,漂亮的小脖子能吸引Alpha,等以后你结婚就知道了……”

尽管陈伟霆对外是日天日地的王权,对内仍是需要照顾的Omega,冉丹就像他干妈,对儿子能不能嫁一个好人这事儿格外看重。

陈伟霆还是以种种理由拒绝了。

他们卖完果脯回家,晚上他应吴望的要求,回拨了电话。

另一头刚忙完乱七八糟事情的吴望收起他的混说英语粤语,改成标准的普通话:“现在说实话吧。”

“汪姐……”

“你还想让我生气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我要累死了?三天,还有三天你就不是我的艺人了,我两天没睡觉了,调给你那女的是个什么婊我还没搞清,你那些合同文件全是我一个人筛选……”

吴望生气时说话口无遮拦,陈伟霆也习惯了。

公司表露出要单独找一个经纪人带陈伟霆时吴望就知道这事情麻烦了,他从回去hk就没休息过,把陈伟霆所有资料处理得滴水不漏,任何能被人抓到把柄的地方全都焚毁,只剩下三天给她操作,她要打听到新的经纪人是谁,怎么才能扼住她,怎么才能继续名正言顺的照顾自己一手扶持起来的小傻子。

“陈伟霆,你这样太让人心寒了。”

“窝…真的只是被……砸了……”

嘟嘟嘟……

吴望把电话挂了。

陈伟霆当时醒来就给吴望打电话了,吴望再次确定这傻孩子说“伤”在后颈后,直接让他穿戴整齐去大街上溜达一圈,然后迅速联系的阿诺,让他公开辟谣。

先人一步,在任何人试图把话题往上引之前,自己先搞一波,这样无论现在还是以后,谁翻出这件事情,都可以解释成:杠铃砸的,怎么了?我们早就说了,再说真的被标记了怎么敢上街溜达?这都什么时候的瓜了你还在吃?

陈伟霆摸了摸后颈,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沉默许久,还是选择了回拨。

吴望接的也快,语气不善:“还有事么,大明星。”

陈伟霆揪着枕头上的白流苏,做了半天心理建设,终于还是选择实话实说

“窝…被标记了…”

“…什么??”电话另一头吴望毫无形象大骂了一句操,紧跟着就是摔东西的声音:“谁干的?我今晚就飞回去,三天之内我把他牙掰下来再走。”

陈伟霆:“………”

他还没说是被终身标记吴望都气成这样,他要是知道……怕是要把峰峰的那个也切了?

陈伟霆支支吾吾,吴望心道不妙:“你不是……自愿的吧……”

“不…算是……”

吴望:“嗯——?”

“也…不算不是……”

吴望那头沉默许久,她到底还是了解陈伟霆,立刻想到其中联系和缘由,她缓缓叹气:“是我能力不够………海承东那边我会想办法,你不用这样。”

我已经这样了,而且一步到位,还失去了在大陆最好的朋友。

“里别担心啦…临时标记而已,挺过几个月海承东对窝不感兴趣,就好了…”

陈伟霆说的天真,让吴望以为他真的想靠临时标记躲过那个禽兽,吴望在那头欲言又止,却不忍心戳破他的美好幻想,只得叹气作罢。

在这个混乱肮脏的地方,她仍然希望陈伟霆能快乐一天是一天。

“无论是谁标记的,你最好一次两清,Omega跟Alpha之间标记后会产生很多羁绊,你应该清楚。”

“清楚清楚,已经两清了,汪姐放心。”

吴望再三确定,标记陈伟霆的Alpha很干净,花钱买的,结算两清,又教育了陈伟霆一顿,Omega不能这么不爱护身体云云,才算挂了电话。

其实就连吴望自己都快忘了,那个一直需要自己保护的Omega,同样是外人眼里的王权Alpha,坐以待毙从不是他的性格。

刚被标记的Omega信息素不稳定,身上会有较浓郁的Alpha味道,他拿香水把自己腌入味,又将自己关在家里休息了两整天。

第三天的节目录制,陈伟霆必须跟节目组一起出发,他连吃两天大剂量抑制剂,身上的信息素平稳许多,如果不凑近了闻他后颈,他仍是浑身烟草薄荷香的Alpha。

六人坐节目组大巴车去录制场地,陈伟霆一上车时所有人都开始鼓掌。看车内的摄像机都在闪光,陈伟霆意识到已经开始录制了。

“欢迎回归啊,伟霆。”马天宇说。

“伟霆哥好点了吗~”吕伊抱着前排的座椅靠背,满脸关切,他旁边的位子,坐着李易峰…

李易峰的目光看着窗外,听到动静才看陈伟霆,他对他一点头,算是打声招呼。

就一眼,陈伟霆心里一阵痒痒,甚至想凑到他身边去…这就是Omega被标记后的通性,他们会依赖他们的Alpha。

陈伟霆也点头应了一声,从他身边错过去。

“伟霆哥来这里坐。”

他跟几人打招呼,走到最后一排,挨着吴磊和马天宇坐下才想起来:“杨海呢?”

“你不知道?你昨晚没上微博啊?”马天宇直接找出手机来,压低声音:“他昨天退了,总导演差点气死…现在微博上xyxf,都说节目组苛刻他……”

“………他…”

陈伟霆想起那天杨海从李易峰房间里慌忙逃走的样子,看向李易峰的眼神不禁带上些探究:杨海退组,肯定跟他有关。

但这一切…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陈伟霆意识到这一点,就把头低下跟马天宇一起看手机,网上骂声一片,有人说炒作有人说艺人互相排挤,杨海工作室只是极其敷衍的解释为:档期冲突。

这个解释很耐人寻味了。

档期冲突怎么可能还接活动?明知道有真人秀要录,还在同时期签约别的工作?除非工作团队都是吃石灰长大的脑子腐蚀了。

所以……粉丝自然而然想到了杨海是被逼无奈,只能退组的。

这口黑锅表面落在节目组,实则落在人设与杨海冲突的陈伟霆和有自命清高的李易峰身上。但王权A和国民O的段位在那摆着,人家就算排挤你你也只能道德谴责一下,更何况没有实锤。

车即将驶出京城八环,总导演那出台本来念:
“各位勇敢的冒险者。”

“噗……”一听这个称呼马天宇就笑了,一个人笑就带的几个人都想笑,就算不想笑为了节目效果也要笑。

总导演面不改色,继续用浑厚的男低音说:“各位勇敢的冒险者,我们已经搭上驶往黑森林的春之力战车…不要笑…前不久,有一个勇士曾独自闯入黑森林,但不幸的是他被黑森林困住了,我们接下来的第一站就是进入黑森林,救出那位神秘勇士,勇士将成为蓝队的新队长,与大家并肩作战!”

看来这位神秘勇士就是补位杨海的了,不知道是哪位大侠这么有勇气,敢在这个风口浪尖接盘。

大巴车一路往外开,路途长远,陈伟霆在家睡的饱足,半截身子伸到窗户边看航拍无人机,匆匆绿野自两侧向后掠过,车上静悄悄的,VJ举起摄像机拍所有人睡觉的样子,唯独王权Alpha保持清醒,不太老实。

他从后面只能看到李易峰高出靠背的一点深棕色头发,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李易峰睡着了,歪着头几乎要靠到吕伊身上。

陈伟霆摸了摸后颈,那里被咬破的伤口在长新肉,有些麻痒。

他又想起那句两不相欠…微信页面停留在那天李易峰说送礼物,好像他跟李易峰的一切,都在那件衣服后发生了质的转变。

路途颠簸,遇到石坑,将几个人颠醒,窗外的柏油路面已经被土路代替。

马天宇揉揉眼睛:“我的天啊不是真要把我们卖进山沟里吧。”

“没准。”吴磊打了个哈欠,把衣服往身上盖了盖:“车里空调好冷啊…”

李易峰伸手摸了摸头顶的空调口:“没开空调,进山了,降温。”

节目组给各个经纪人和助理打过招呼,所以大家都带了厚衣服。汽车又开了近一个小时,他们被要求下车,随后……换上了越野车,一人一台,车标贴着节目logo,继续往大山深处开。

陈伟霆对着摄像机摆了一个yeah:“最后看一次窝帅气的样子,窝感觉半个月后就变成野人惹…”

屋外气温现实15摄氏度,车队来到了北京郊区的怀柔县外的一处半封闭景点,是一个小村子,叫崎峰村。

五人依次下车,伸伸胳膊伸伸腿,纷纷从箱子里翻出外以来穿。崇山峻岭中的世外桃源,景色宜人,天高云淡,风清日明。

节目组将几个人的行李箱拿出来,分别摆放在他们身边。节目组早已在拍摄地架好设备,竟有近百工作人员等他们。

导演搬了个小马扎坐在他们对面,任由五位男神的发型在大风中凌乱
“欢迎各位勇士来到有春之力……”

这一套羞耻的台词说完后,导演道:“大家都知道,我们到达这里的第一样任务就是解救第六位勇士,刚刚小春也告诉我们了,那位勇士就沉睡着这片村落了,想要解救他,就需要各位………”

吕伊:“去村里找他?”

“不是。”

李易峰:“……收集东西召唤他?”

“不是。”

陈伟霆:“要怎样?”

导演微微一笑:“要靠大家奉献出自己的力量,唤醒他。”

“…………”

马天宇下意识回头看地上的行李箱:“预感不妙。”

吴磊:“加一…”

“你们的力量,就是……你们身后带来的行李。我们需要250kg‘能量’来解救这位勇士。”

五串省略号从天上飘过。

导演指了指他们的行李箱:“你们行李总重量是275kg…是的,累死人了。现在,请五位勇士打开你们的行李箱,我们这里有跟农民伯伯借来的称苞谷的大秤,你们五个人,想办法凑齐250kg的物品上交节目组,作为唤醒那位勇士的能量。”

空气有三秒的寂静,李易峰转头坐在行李箱上:“不救了,让他睡吧。”

马天宇赞同的点头:“睡觉挺好的,再说他是蓝队的。”

“米有错!”

吴磊稍作迟疑:“我带的东西真的都是必需品…”

只有吕伊默默看自己的行李箱,在斟酌救醒不知名的老大的可能性。

“……不救也得救,他片酬很贵,节目组钱都交了。”导演冷血无情,还补充道:“你们身上的大衣也很重。”

无论五人怎样抗拒,上了贼船就要听贼安排。

陈伟霆毕竟要做带头作用,最先走向自己按照大中小迷你顺序排列的四个箱子,沉重叹气,拉开行李箱:“……窝电脑不要惹,这里米有wifi…”

“笔记本电脑:1.27kg,仍需重量,248.71kg。”

陈伟霆:“…………”

他突然觉得这二百五是个天文数字。

紧接着他电脑上又摞了一个电脑,李易峰还把电脑充电器线也放上了。

“仍需重量:247.12kg…”

另外三位显然没带电脑。

陈伟霆一声不响,走上那个巨秤:“把窝带走吧,窝没有用的……”

“仍需重量,187.46kg。”

“哇伟霆哥,你好瘦啊……”

穿这一身这么厚的衣服还有鞋子还揣着手机,才不到60kg…

导演默默:“你也收了片酬的,下去。”

目前的情况,如果想满足二百五千克,他们只能剩下25KG的行李…简直是魔鬼。陈伟霆带了七双鞋,上交五双,只留下两双运动鞋。

衣服,只留三套。

超大一盒蛋白粉,想了想,他坐在秤边往上倒。

结果风一吹,飞了。

“窝……这这这……这重量窝都放上去惹风吹走了…窝……”

导演冷酷回答:“我只看数字。”

陈伟霆气的把一盒都放上去,马天宇一把抢下来:“伟霆你干什么,这个重要了这个怎么能乱放弃呢?”

说着,马二少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打开那盒蛋白粉,手速飞快的扔进去两大块石头,又盖上盖子:“既然你执意要上交,那就上交吧……”

陈伟霆:………………

标量500g的蛋白粉一放上去,秤涨了2.4kg!导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他们了。

林林总总算来算去,还差将近80kg,五个人围坐一圈,绞尽脑汁。

李易峰想了想,把自己的空行李箱也摞上去,众人效仿,于是还剩下六十几千克。

“这样不行,洗漱用品你们怎么带的?”

五个人都带的很大瓶的洗发水,李易峰回头问导演:“春之力这么好用,我们住的地方是不是有洗护试用装啊?跟金主爸爸商量商量呗,摆几瓶?”

导演但笑不语,李易峰心道有戏:“信我,洗发水护发素沐浴液,全抛。”

剩余重量:53kg。

“还剩下什么?”

“衣物、口粮、驱蚊液……还有一些真的必备的东西了。”

导演:“你们也知道自己带了很多没用的东西啊?”

后面的秤被他们的行李摞得老高老高,陈伟霆的毛线兔子孤零零的坐在最顶上,贡献了180g的重量。

李易峰看见了他行李箱里的软糖,陈伟霆自然也看见了,这玩意压秤,那一包至少有两斤。

1kg…

众人把行李倒在一起,又空出两个行李箱来。

剩余重量:49kg…

于是一人两双备用鞋变成一双。大衣一人一件够了,脏就脏吧,大衣比较沉。

剩余重量:33kg…

“………口粮,交点,他们不会饿死我们的。”

然后李易峰看见陈伟霆把所有吃的都交上去了,唯独留下他送的糖。

剩余重量:28kg。

“窝车上还有半瓶饮料!”陈伟霆跑回车上,其他几人也想起来了,上车把饮料拿下来还残忍的在摄像机下往里头兑矿泉水。

剩余重量:25kg。

毛线兔子被风吹掉,脸朝地。

剩余重量:26kg。

陈伟霆捡起来放回去。

剩余重量:25kg。

长久的沉默,各位男神只能忍痛上交护肤品。

李易峰还是那句:“春之力一定很好用,不如…再赠送点面膜?”

剩余重量:20kg。

水乳也赠送吧?

剩余重量:16kg。

驱蚊液只留下一瓶,六个人轮流用。蚊香不点了,什么防晒?五个人用一瓶吧,护手霜?大老爷们别护了…这什么?棉球棒?这…这…留下几十根,其他上交吧。

剩余重量:13kg。

是的,节目组真的特别狠。

行李箱里的东西寥寥无几,最残忍的画面出现了,他们开始上交打底衫和袜子…然而这东西实在轻飘飘,还剩下12kg…

马天宇如法炮制的在袜子里装石头,即便这样,还是9kg…

“魔鬼,你们是魔鬼……”

衣服再上交一套,一人只留下两套用来换洗。

于是还剩下,6.1kg。

陈伟霆不得不把糖也放上去。

5kg。

“伟霆,我再看看你的蛋白粉…”

看了一眼,然后放上去——剩余重量,4.2kg。

马天宇小声:“这块拿小了……”

五个大老爷们,带了17个行李箱5个背包出来,现在只剩下两个行李箱和一个背包的东西了。
他们又把四个空的背包放上去,要继续装石头的天宇被导演冷漠的拆穿了。

陈伟霆的背包是皮包,众人夸他审美优秀,这皮包将近一斤呢,简直太棒了。

2.4kg。

东西已经精简的不能再精简了。

“手机!对对对手机!”

深山老林根本没有信号,手机就是个摆设,再算上他们精致的手机壳。

1kg。

这一千克。

陈伟霆看了看重量加起来正好一千克的超大瓶防晒和驱蚊液:“交了?”

四人忍痛点头。

他们折腾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把这250kg凑齐了,表情悲痛看上去就像五个二百五:“好的恭喜各位勇士,经过了长达两个小时二十分钟的努力,完成了这项我们本以为你们一小时就能完成的任务。”

陈伟霆跟他的毛线兔兔对视,唉声叹气。

这节目太吓人了。

那个巨秤要被推走,陈伟霆目送他的兔兔滚下来,又被人无情的揪着耳朵拎上去。

导演正准备隆重邀请车里等待已久,已经笑傻了的第六位勇士,国民Omega却举起了手。

“怎么了?”

“额……”李易峰朝那个秤走过去,然后伸手拿下那只兔子。

剩余重量:0.18kg。

李易峰解下腕表放上去。

剩余重量:0.01kg。

“…………”

“你们农民伯伯的秤这么精准?”

显然这秤是高精的,为了节目效果特意弄脏。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药盒来——信息素抑制药。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五颗。

剩余重量:0.00kg

“啊…好的,看来峰峰很喜欢这只兔兔哈哈…”

………李易峰收回剩下的药,点头:“很可爱。”

然后抱着兔子回到队伍里,随手扔进行李箱。

“那下面就欢迎我们的第六位勇士!!”

“有请kris!吴亦凡!!”

————————

————————

李易峰:老子用抑制剂换了个情敌回来??????

那天的投票结果,凡凡赢了昊然弟弟三票,成为了最终冠军。

以上,请君跟我学算术。

(我百度了无数东西的重量,呵呵呵)

半夜更新,都给我睡觉去。

王权A表示吃零食真快乐

【我就一黑莲花而已呵呵呵】1

【我缓一缓】

喝奶太难了……抽烟更难…

————————

《我就一黑莲花而已呵呵呵》1

卑鄙小人,竟然使诈。

陈伟霆身中埋伏,纵然天纵奇才,奈何寡不敌众。

他轻功出众,但强行催动内里令血气逆行,甩开那群人后也伤到心脉,陷入昏迷了…

陈伟霆自然知晓,他今日若被生擒会是什么后果,所以他只想哪怕一死也不能让正派人渣得手…

但他没想过自己能活过来。

还面对这样一张脸……………

男子身型似北方人,魁梧宽阔,面容黑红,气色疲惫,但看着自己的双眼窘境有神,竟有泪光闪烁。

“william,你醒了!”

陈伟霆微微动了下手指,然后抬起手来,大伦感动至极,伸手要握,哪知那人的手居然以扇巴掌的速度超自己脸过来。

大伦何许人也,对陈伟霆那点炸毛的小手段了如指掌,于是精准的攥住他手腕,塞进被子里:“别乱摸,你手扎针了。”

“……混账…东西…”

大伦:???

“里叫本坛猪森…………”

他好似咬了自己的舌头,面容苍白神色凝重,舌头在嘴里拐了几个弯儿,非常使劲的咬字:“你、叫、本…我…什么!”

“william…?”

“放四!”

“…………”大伦不动声色的按了呼叫铃,顺便给他妈打电话:“醒了醒了,没事儿,演穿越呢,演挺还像…演的……好像凌王吧…我也不确定,没事儿,他还能闹呢,别担心了。”

这北方男子不知在给谁打电话,(真)陈坛主皱紧眉头环顾四周,空气中有酒液发酵气味,又没有酒香,极其刺鼻,这身衣物、床褥、房间、都很陌生。

陈伟霆目光顺着自己拿剑的手看去,竟然…竟然……被一根银针刺破手背!冷冰冰的液体从那处流进身体,顺着血管走过全身…

“对对,您不用担心了,当然……嗯……william!!!你干什么!你放下!喂!!!”

陈伟霆把针直接就出来,带起一流药液,手背上一下冒出血来,他不管不顾,拿起桌边疑似砖头重量的红的方块朝那男人丢过去。

大伦迅速接住:“疯了吧,限量版钢铁侠充电宝!你不要了?”

陈伟霆冷笑一声:“想不到里内功乳齿深厚。”

“…………”

“里给窝下惹森么药!!为何本坛猪说话不利索了!!”

“………”

“不索四吧!猴!!”

“???”

陈伟霆撩开被子跳下床,却发现……自己竟然……没穿…裤子………

不止如此,昏迷的病人身上还会被插导尿管,亦就是说………

陈伟霆脚下一软,跪倒在地,低下头看了自己两秒钟,气得几乎吐血:“嗜骨散…卑鄙小人,辱窝至……ch……此。”

大伦看他折腾一会儿,好像累了,正巧医生护士也都进来,看见病人摔在地上,嗔怪道:“怎么不扶起来?天啊……针怎么掉了??”

一群白衣男女对自己上下其手,高高在上的陈坛主如何能容忍,当即两指齐并,低念口诀:“白虹若………”

………

“病人情况如何?”

“手腕脱臼了,没事。”

“…………怎么搞的?”

“不知道,突然用手捅我。”

“现在呢?”

“刚才要用珠穆朗玛峰什么的跳楼,被他助理抱回去了,现在的艺人,压力太大了…”

屋子里,陈伟霆盘腿坐在床上,当他意识到这具身体已经被人下药,无法使用内力后,就变成了这幅风雨不动安如山的冷漠模样。

“吃点东西再幻想你的珠穆朗玛峰。”

陈坛主右手被固定吊在脖子上,看也不看那盆青菜,固执的第三次纠正:“逐风令,武林第鹅轻功……”

大伦:“差不多…”


————————

安抚一下你们受伤的脆弱小心灵

鬼知道有没有下一章…

下集预告!

@缘也 

感谢仙子的配图

喝奶不耽误抽烟!【24】

【24】99.2%

留言量飙升,我只能勤劳了…

来,上我的,加长林肯。

临啃?


https://shimo.im/docs/sEUpX8TqMnYvbtE7/ 

李易峰走进浴室去,毛巾用热水浸湿,擦掉他黑发上的泡沫,又把手和脸擦了擦,然后也不管新衬衫的衣袖湿透,手伸进水里趁着水尚温,把他捞了出来,抱到床上用浴巾和浴袍包了两层,塞进被子里。

Omega睡梦中轻轻颤栗,从三层包裹里把手抽出来,要抓后颈,李易峰一把握住他的手。

然后,十指相扣。

李易峰侧身上床,无奈叹气,把抱成一团的Omega拉进怀里,用手臂圈住。

Alpha的信息素温柔飘散…

陈伟霆浅吟一声,心满意足的钻进李易峰怀里了。

……………

等天光大亮时,陈伟霆醒来,却发现他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了,后颈伤口贴着大块防水创口贴,他的衣物都放在卫生间水池里,自己身上裹着干燥的新浴巾。

他看着桌边放着的消炎软膏和药,好像隐约回忆起梦中谁在他耳边说了许多,但他只记得四个字。

“两不相欠。”

——————
——————
【默默】应小可爱们的要求,这是一片苦甜苦甜的肉。

我看你们实在太积极了,忍不住早上3:55开始码字(绝不是3:55就睡不着了……)

and,没奖竞猜,峰哥到底说了啥……

我们是有剧情有大纲的,别担心爸爸们。

嘿嘿嘿嘿

饱贝们,自己点的肉,哭着也要看完…

and我自己吐槽一下。

峰哥你别扭什么?虽然婷婷上面的嘴没说喜欢你,但是你自己感受一下,他下面的嘴喜欢你喜欢的都冒水了!

emmmmm

这个姿势,我看好多人说看不到
https://shimo.im/docs/rxlLq3nPp4IpoWC1/

喝奶不耽误抽烟!【23】

峰哥怎么一颗尖牙都没有mmp噢,那多疼啊……


【23】纯血Alpha

点开之后这是一个图片,看不起可以点开图片加载一下(也许管用)


链接画到最底部有友情配图,指点姿势。 @吃瓜的猹猹 



https://shimo.im/docs/Vyls6IBRLWsUmobV/
能看清吗?看不清我再搞别的试试…

这是第一发,明天应该还有一发…

———and,会不会太好猜啦?

不要给我数1、2、3…小心小鲤鱼森气卡文!

么么么!

high起来啊!

这可是肉啊!

你们最爱的肉啊

喝奶不耽误抽烟!【22】

【22】祸水东引

(写文太难了,实在是太难了……剧情都在脑子里,形容不出来。)


“喂,汪姐…”


“今天拍摄怎么样?”


“很顺利呀!…里那边呢。”


吴望一阵沉默。


“……不太顺利吗?”


“william…这几天你专心拍摄就好,不用管我这边,一切都很好,公司没有卖你的意思。”


陈伟霆将信将疑:“哦对了…窝要跟里坦白一件事,峰峰也来这个节目了…窝…窝把他选进了窝的队伍,是不是不太好啊…”


“知道不好你还选?”


“窝要保护他的嘛……”


“你保护他?请问谁保护你啊?”


“…窝自己保护自己啊,王权Alpha嘛…”


吴望在电话那头发出三个嘲笑的“呵”音,陈伟霆跟李易峰亲近总比跟不三不四的人好:“那王权Alpha最好能自己把自己标记了,我就省心不用替你挡着那些牛鬼蛇神了…”


陈伟霆挠挠后颈:“里当窝不想啊…”


吴望又在叹气,“算了不说了,我晚上还要开会,你注意安全。”


“………里一温柔窝就害怕。”


“………”


“……我警告你跟ABO都保持正当距离交往,不然等我回去你就惨了,听懂了吗?”


陈伟霆一下笑开:“这就对了嘛!汪姐威武!”


挂下电话后,他穿了李易峰送的卫衣,还换了条白色休闲裤,黑白运动鞋:“嘶……”

皮鞋质地硬,一分钟内疯狂摩擦脚踝二百多下,皮肤细嫩的Omega早就吃不消,左脚后脚跟,右脚脚踝下,都被磨破一块皮露出粉粉的肉来,还带隐约要渗出来的血!!


陈伟霆看着四个皮箱——创口贴在哪个箱子里来着??


算了不想找了…直接打电话让酒店送一个吧,哎节目组真麻烦为什么不能这两天让他们各回各家呢?家里还有丹丹给准备创口贴…


当当当…

https://shimo.im/docs/AAn5dyEDXwc73GWN/

(爸爸们,我真的写不动了…真的真的写不动了……六个人同在一个画框我脑子要炸了,我要忽略其他四个人了不要怪我)

然后这一张婷婷戏份又少了…

我不管了。

反正该上肉了……吧。

全世界的ABO上床都是O发情…窝们来一波A发情吧…

我要静静、我发现我开始变态了…太墨迹太墨迹了,等肉完就会恢复“狗撵式”画风。

请你们在容忍这最后一张的磨磨叽叽。


还有数数的小坏蛋真是令人头掉…😢